007真人007真人

安卓 IOS APP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频道 > 人物专访 > 专访HTC新产品VIVE FOCUS PLUS负责人 你想了解的VIVE内容都有

专访HTC新产品VIVE FOCUS PLUS负责人 你想了解的VIVE内容都有

发表时间:2019-03-29 17:46:09来源:网易爱玩发布:巧克力圣代

在HTC年度VIVE生态大会上,我们网易爱玩也有幸受邀参加了与HTC Vive产品及策略副总裁鲍永哲和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的采访内容。在采访时候我们关于HTC新产品VIVE FOCUS PLUS也提出了一些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例如产品的价格以及游戏阵容等等。

另外高通XR业务负责人司宏国Hugo Swart在中途也来到参访现场,我们也对高通与HTC的一些合作业务提出了相关问题。

Q:您刚才演讲的时候说到5G时代VR是一个杀手级的技术,基于我们外部的平台,我们做这个市场的时候有没有准备杀手级的软件和应用?

汪丛青:我们对于内容的投资15年就开始了,现在综合看应该有3000多个内容,这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做得出来的,今天外面看到的丰富内容都是为这些设备而准备,所以内容非常重要。我之所以把内容放在一个最重要的地位,是因为如同机器不能没有油,油就是内容,不然机器无法运行。5G只是一个新的通道,以前内容不是在设备上,就是电脑上,而现在内容可以放在云端,让你的设备更轻,因为5G处理内容的能力更强,电池更小。

对于未来的设备,大方向上,5G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我们目前的设备已经可以和5G兼容,如果未来科技环境发生改变,我们也一定会与时俱进,甚至可以领先市场,这就是我们的理念。

Q:那么5G兼容是不是HTC现在两个产品线都有?

汪丛青:5G云VR这个事情不会今年马上普及,它可能会有一些试点,一些城市有5G,一些运营商会推出相关的服务,但是不是大众服务,今年和明年还没有到,所以真正5G网络要覆盖到方方面面,可能要好几年的时间,而且服务让它会整个体系都更加完善。而且我们不觉得有了这个就会替代另一个,很多客户特别是专业的客户会需要本地的渲染和自己的可控性,不会依赖于网络,所以这两个是长期并存的。

Q:原来的Vive Focus是不是还会售卖呢?之前的设备的价格会下调吗?

汪丛青:会,他们可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就是我刚才说的一个功能只是让你看视频的时候进入这个电影,当然你要求完全的互动性,把PC的内容移植过来这些方面就需要六自由度的手柄。(关于价格)我们现在对于这个没有任何想法,这两个产品都有自己的定位和自己的价值,都有自己的用户群。

Q:我们的Vive Focus Plus是以前的Vive Focus升级版本吗?或者就是这个优势和更新的地方在哪?

汪丛青:新产品有很多更新,一共有四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这个设计上更加舒服,新的重量比让佩戴更舒适,你用得久的话不会感觉累和重。第二个是新品也换了新的镜片,会让同样3K的屏幕感觉更清楚。而且,后面按钮我们也调整了,会让它更加耐用,因为有些用户会把他用在体验店,人们进来进出的,这些按钮就会松,现在这些问题也解决了。还有一个双六自由度手柄,这个更不用说了,这个是最重要的差别,还有我们做的这个新功能让它可以更容易和多模式联合,这个多模式的可能性是因为有了双手柄才可以让不管是PC还是VR还是一体机还是云的内容都可以带来优质体验。

Q:我问一下关于今天发布的新产品,它的价格是在原来的Vive和Vive Pro之间,但是对于纯C端的用户来说,六自由度也好,超声波的升级也好,并不是容易弄明白的东西,为什么要不单独做一个独立的产品,而是归在Focus里面?

汪丛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产品,这个产品不仅满足了之前使用3DOF Focus用户的需求,更是扩大了它的受众。这些更新不止是简单的更新,在体验感受上的革新是非凡的,但都是移动VR的代表。

Q:针对一些串流和服务的调整你们有做游戏方面的优化吗?

汪丛青:我们专门做了一个APP,利用摄像头(see-through功能)可以打开一个视窗,上面看到游戏世界,下面显示真实世界。你向下看可以看到你的手柄,你打字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的键盘,这个功能会让你真正把你超大的屏幕变成一个代替你正常用的屏幕的一个方法,要是你每次都拿下来看东西,这个是不现实的。而且,我们通过HDMI拿信号进来,本来只是有一个屏的,我们把它变成双屏,变得更具沉浸感,在一体机、VR设备里面让它可用,所以这些功能都是我们从新的升级里面去解决的。

Q:在测试的时候觉得稍微帧数比较低,可能看的时候是有一些延迟,这一块我们会不会改进?

汪丛青:因为还是一个新的技术,从硬件的角度的话,现在我们基本上不止一个设备,而是通过与多个不同设备相连接,达到近乎于多个设备的同样功能。

Q:今天发布Vive Focus Plus相对于之前的产品亮点是什么?Vive Focus Plus有什么足够的理由让消费者更换?有哪些足够的理由让已有消费者更换设备?

汪丛青:基本上还是内容,内容是最重要的,比如以前你可以玩200个内容,现在你可以玩4000个VR内容再加上万个主机的内容,再加上亿的视频或者上千个电脑上的应用,这个是最重要的,现在基本上是多功能屏幕,这个概念实际上非常有价值的,不管是对于工作的人还是玩家还是在家的人,你就有了一个独立的多屏幕,而且他的互动性,双手和头的六自由度的互动性和沉浸感,没有其他设备能够做得到,现在我们是市场上唯一一个全部功能在一个设备上的全六自由度产品。

Q:我们的产品在欧美的市场上是针对的企业级的用户,我们看到中国的市场的策略也会面向消费者,不知道咱们是怎么考虑的呢?

汪丛青:其实我觉得对于欧美的话可能他们接受度会慢一点,所以我们新产品,就像Vive Focus一样,可能出来六个月之后才到国外出现,这次我们的功能先针对国内的用户群来推给消费者,我们觉得合适了之后,不管从内容的角度和我们体验的角度,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在国内的团队开发的,在国外的内容要是不够的话,推出来的产品大家会觉得不满意的。我们Multi-mode的内容和66的内容都是在中国开发的。所以我觉得这边先推出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国外迟早会全面开发。而且中国的市场跟欧美的市场结构、用户习惯也都很不同,所以我们始终致力于寻找最适合中国市场需求的策略。

Q:现在产品已经实现了远程交互,多人在线的游戏是不是有可能在研发了?在游戏中我能看到我的队友,但它是基于什么定位的呢?

汪丛青:今天演示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我们有一个类似吃鸡的游戏,可以让20个人一起玩,你说的这个已经有了,都是用我们这个设备玩的。在多人游戏中的话还是要瞬移,在这个封闭的空间走,不是一个大空间。大空间我们有大空间的技术,另外一个是在一个虚拟的空间我有自己的定位,我是瞬移跑到别的地方。

Q:除了办公和医疗这些企业级的用户,你认为VR在日常应用中还有什么功能?

汪丛青:现在PC VR能做的,它都能做。会议、培训、教育、销售这些都可以做,没有什么限制。

Q:这个设备可以和多个外边的设备连接,这些内容本来就是VR的内容,还是转化成VR的内容?

汪丛青:VR的内容要是PC VR或者是原VR的内容,直接就可以跑起来。但是要是本来是一个2D的电影,你现在就有了一个IMAX在你的头上,要是以前是主机的内容的话,你以前是看一个20寸的电视,我们给你的感觉就是200寸的电视,并且这个电视屏幕是可以弯着的,感觉我就是在这个场地上,虽然它不是VR,但是有VR的感觉。

Q:可以介绍一下5G云VR服务的规划和进展吗?在国内我们运营商都有什么合作呢?

汪丛青:我们和国内国外的多数运营商在沟通这个事情,很明显全球的运营商都需要找5G云VR方案,我们是唯一可以真正把一个端到端的云VR方案做出来秀出去的,很多人说你在里面做视频,这其实并不难,视频放过去就算有延迟其实也感受不到,但是你要是加入了手部和头部的互动,要是你做不好的话,很快会出现眩晕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着手在解决的问题。

国内运营商的话目前还在洽谈中。之前与欧洲运营商合作的5G Hub在MWC上成功展出,也受到了很多运营商的关注。

Q:刚才说在中国我们更注重消费者市场是吗?那么今年在国内的消费者市场上我们具体有什么计划呢?

汪丛青:消费者市场和企业市场我们都很重视,只是会有不同策略满足不同需求。具体市场细节很难说,但我们会继续丰富我们以及整个行业的生态。比如和大电影、运动的赛事、电竞的项目合作等等,加速VR的大众普及。

Q:前面我们也看到了HTC将和《流浪地球》进行合作,那会有什么样的合作内容?

汪丛青:两个方面,一方面会有一个联名品牌的Focus的产品,还会基于电影IP打造VR内容。

Q:目前大多数用户可以接触到的是VR设备是在线下店,那么Vive Focus Plus对于线下店这块有什么帮助呢?

汪丛青:高端的线下店基本在用我们的设备,基本证明我们的设备在这种很多用户量的群体中是最耐用的设备,而且给用户的是最好的体验。在未来的话,我觉得今天的设备对体验店有一个很大的帮助,它可以减少很多的成本,也可以减少很多的管理,以前会有很多的问题,而现在就像Nolan Bushnell说的那样,可以让体验店进入下一个时代。

鲍永哲:因为我们在台湾自己也有做Viveland,其实以Vive来讲,大多数比较高端的体验店都已经在使用Vive Pro,就体验店来讲,他们比较重视体验和定位的精确度。我们在自己的试验当中也进行了测验,我们看到它很有优势的地方。比如现在流行的4人、6人的大空间,当然可以更大,它可以更自由的计划一些内容,这个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期待会有一些大空间的产品可能会使用到Vive Focus Plus,但是现有的4人空间他们会形成不同尺寸的差异化产品出现。

Q:另一款VR设备Quest在美国那边的价格是400美元左右,Vive Focus和你们今天发布的产品形态上比较接近,但是价格贵了接近一倍,你们有考虑过关于价格定位吗?

汪丛青:其实你可以看看他们的定位,是一个VR的游戏机,他们针对的市场是想用低廉的价格把人家锁进去一个游戏主机的市场,你可以现在看到你买一个XBOX或者买一个PS这种设备也就200美金,但是你买一个软件就是五六或者三四十块美金,所以他是软件上赚回来的。但我们不同,我们是用合理的价钱卖设备,之后把设备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不管你to B还是 to C,你都可以用我们的这个系统,这是一个最完整最开放的平台,所以我觉得每一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式,他们可能觉得从软件这边赚回来成本。

Q:去年HTC发布了Vive Pro,据了解steam有一个硬件调查报告,Vive Pro在steam上销量比较低,这里可以谈一下吗?

汪丛青:Vive Pro是个专业的产品,大多数专业用户不是买东西来玩游戏的,而上steam的人主要就是玩游戏。所以你要是一个企业,你买了这个设备在你的公司做培训和设计,他不会连一个游戏平台,他会用自己的系统来使用。当然有一些高端的游戏玩家想用Vive Pro,但是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鲍永哲:比较偏企业用户,特别高端的消费者才会用,定价上也有明确的区别。

Q:现有5G串流是进入下一步的解决方案,它解决了重量和运算的一些问题,结合下一代的技术会有多大的进步幅度?而且这个技术的后端特别需要网络建设,HTC会不会尝试后端自己建设,或者是寻求微软和谷歌合作?

鲍永哲:中国移动、视博云是在做落地的部分,包含GPU等等,其实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但是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从云端到服务器、到5G的成熟度以及和设备都有一个很复杂的连接性,包括网络的建构完善这些都有关系,我们现在比较倾向是我们认为硬件部署可能是运营商的部分部署,不管它之后租给BAT还是脸书或者租给是我们的服务器使用。当你谈到规模,要看你要铺多大的局面,对于运营商来说,它有这么多的分公司,它实际上是有一些优势的,对于运营商来讲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硬件投资是另外一个事情,我们看到未来觉得说运营商投资这些感觉比较合理,可是脸书和谷歌会不会投,会不会往下推,或者是推到四个大的资料中心的时候,和我们想象当中的省级市级当中还是会有一些落差。

Q:技术符合你们的需求的话,这个量有多大?目前听起来串流是可以进步的,下一个突破是什么?

鲍永哲:基本上我们看到的一些前进的速度和大家的预期是不一样的,轻量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不同的时段有些瓶颈,你说这个走向对不对,我认为是对的,它可能需要更好GPU迭代把自己的效率发挥到最高,所以我们自己看更轻更大的视角以及更大的解析度这些都是在努力,VR的复杂度要比电子产品高很多,有的跑得快,有的跑得慢。

汪丛青:手机过了十年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突破了,但是VR下面40、50年,每一年都有新的突破,会让体验更新,真正到我刚才说的没有屏的时候,我们离那个时间还有一段距离。

鲍永哲:我自己也观察经过这几年,我们看到我们坚持的一些想法是对的,越来越多的公司愿意投入,不管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还是任何,先把这个行业投资,让开发者有更多的获益是好事情,所以有越来越多的公司进来,现在从VIVEPORT的月租的模式看起来,西方开发者会有一些硬件,我们不是唯一这样想的人,有一些巨头也可以这样做,他们甚至更积极,所以我们看到我们坚持的方向是对的,整个行业还是向上的,但是最后走到什么地方我们尽力而为。

汪丛青:我觉得在合适的环境有合适的产品和有吸引力的内容这个增长是可以很快的,不一定说19年就是这样,下面几年都会有一个很大的曲线的增长。

提问:可以说一下我们和高通的合作吗?高通的一体机会不会像手机一样一直更新换代,以及还有对5G的布局是什么?

鲍永哲:在移动平台上面,我们的战略是比较开放的,所以除了我们自己的产品我信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我们也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工程和努力,但是我们并不是自己用,我们希望分享给合作伙伴,我们希望做过这样的迭代之后可以让消费者最大的获利,享受到更多的选择以及不同的功能六自由度的一体机。

高通有很强的实力,和所有的厂商都可以合作,跟我们的合作上我们可以依靠它,它也可以依靠我们,相互依赖。他的合作伙伴可以有一个可以运营VR的平台,等一下有高通的人过来你可以具体了解一下。

Q:Vive Focus会不会加入更多的控制器的支持?而不是只局限于两个固定的原生手柄?

汪丛青:我们有了这个技术之后,我们不仅是自己用,我们开放给所有的Wave硬件平台伙伴,现在已经有6家硬件厂商已经推出了产品,这些公司用了我们的操作系统,就可以给我们有任何配件出来,甚至他们想用我们的手柄都是可以的。

Q:通过串联PC和组件,你们想要的是什么效果?为用户解决什么问题?

汪丛青:解决最大的就是用户的VR的问题,这个内容里面可能是200多个,这个目前是不够的,我现在的用户可以完全向4000个PC和上千个主机和内容,让大家有习惯去用,这个就可以我们想长期达到的目的,让你像手机一样每天拿出来几百次,但是要从每天用开始,这个是最大的开始,让任何一个人的习惯是有一个21天的规律的,让你习惯戴上那个头盔之后你就会主动去找里面有新内容,那么为什么不去玩?而且我们有无限订阅服务,你一个月几十块钱就可以随便玩,我不用想这个东西多少钱,这个是我们今天宣布的最重要的东西。

Q:串流的VR头显设备是有线连接还是无线连接的?

汪丛青:和主机就要插线,但是和PC是无线的,和相机也是无线的。

Q:如果想以后都实现无线呢?

汪丛青:基本上是可以的。开放者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下载,一种是购买,不可能出来一个新的内容,我要50、60块钱就可以,之后我觉得可能先放在这里卖几个月之后就有别的想法,你要给用户选择。

Q:高通这边怎么看VR的市场,高通也是5G的重要参与商,5G对于VR会有什么影响?

司宏国:你们都知道VR的产品每年都在迭代更新,我们每年都可以看到很多新的产品和新的硬件,5G出来滞货我们觉得有两个机会,第一个是5G有非常高的带宽和非常低的延迟,你在你的设备上可以享受高质量的服务,在5G时代你可以把很多的计算处理放在云端,终端的渲染是可以分离出来的。

这个是5G带给我们的一些机会,对于5G的设计我们也可以有不同的形态,目前的一体机加上5G的功能更加做高速和低延迟的内容的分享和使用,第二个就是一体机可以通过连接到5G的云端来使用,第三种就是我们可以利用5G手机的连接,通过无线的方式可以连接在你的头显上,可以利用手机的生态来做。

另外我想补充一点,今天的发布会让我们和HTC Vive的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层面,我们会在我们的芯片当中预装HTC Vive的系统,让新的手机可以快速的使用HTC Vive的生态和内容,一体机让我们的硬件和软件的合作都可以很快的把我们的产品推向市场。

Q:高通合作的平台也有很多的选择,为什么选择和HTC做预装的合作呢?并且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做预装呢?

司宏国:我们认为我们选择HTC Vive最重要的一个点是因为它的生态是开放的,我们以前有很多的生态合作伙伴,他们都是想建立自己的生态,并没有开放,所以生态的链条非常少,我们的开发者也都非常麻烦,每个人做得都不好,我们之前也探讨了这个事情,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为了打造我们的开放生态系统,我们把软件硬件和开发者都拉到了这个圈子,下面我们也会有更多紧密的合作。

鲍永哲:HTC做手机的时候和高通就有合作了,但是我想经过这两三年行业的发展,HTC对于VR和AR不管是外部的投资还是硬件软件上的投资,我们事实上非常清楚高通有一个研究单位专门研究追踪的方式,内容上他们也有开发者的支持,实际上这些力度都非常强,我相信在双方都认同的情况下,想要把这个市场做起来我们的合作是非常好的。

我们之前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觉得为什么我们不能合作?之后我们花了比较久的时间,所以我们宣布了我们的合作,这个事情idea出来之后经过了一些协调之后我们才确定的。

汪丛青:我以前九几年的时候经常去微软,他们当时就是做了一个开放性的平台,世界上99%的电脑就是用微软的系统,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合作类似于20—30年前PC行业做的事情,我们可以在沉浸式行业也可以做到更好。

司宏国:我补充一下,高通和HTC在手机这块创造了一个联合发展的故事,手机发展到现在每年都有新的产品,更好的屏幕和更好的一些零部件都有出现,VR这个领域我们希望高通和HTC可以重现这个历史。发布今年的手机芯片85开始,之前的芯片上我们软件的设备已经上市了,但是之前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我们的开发者以及高通自己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对定制化做一些科学的优化,后面我们会做一些比较大的改善,简化其中的一些工作。

鲍永哲:其实我们这样的合作,我觉得最终共同的目标是希望让消费者得利,因为当我们预装的时候我们都测试了,技术上的整合也都做完了,我们让它预先可以在整个生态上跑起来,未来我们可以借助生态伙伴的力量,最终透过预先整合让他们节省测试和开发商的时间和人力的成本,这样会有更有竞争里的产品和更好的价格出现,帮助消费者更好的接受VR。所以当时我们一谈完就决定一定要做。

汪丛青:其实很多公司外面还是在竞争的,在分市场,这个概念和我们相反,我们现在觉得要把市场做大,要用户接受它,让更多的人天天都用,分一个小的蛋糕真的没有意思,所以我们做的都是帮助市场成长的更快,让更多的内容出现,我希望你们可以把我们的故事讲出去,让大家理解我们的心态。

Q:对于手机比如华为和小米,他们对于VR平台开发自己的VR设备对你们是什么看法?

鲍永哲:我们看到没有什么阻碍,但是每一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策略,手机上面支持VR,设计上会有不同的挑战,但是当我们这个东西让这些公司的经营障碍更低,不同的行业和公司都是不同的看法。

汪丛青:我们愿意支持更多的手机厂商进入VR设备的市场。

提问:之前说对于很多的厂商对接的接口不会很复杂吗,我们平台统一吗?

鲍永哲:我们自己的团队会比较协同,我们还是希望可以做不同的测试。

汪丛青:我们走过这样的路,这个很痛苦。

司宏国:如果是看以前在手机VR上更多的是比较简单的,把你的手机放到一个VR,VR盒子里面只有两个镜片,但是我们现在探索的是5G手机通过自己的算力来连接一个很简单的头显,这个上面会有光学透镜,更好一点的会头部跟踪,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通过手机的计算能力和生态来做VR的事情,我们已经展示过我们的手机连接VR头显的一些项目。

Copyright © 2006-现在 www.woy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红鹰国际娱乐场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19037号-2